投资的Hike Messenger要将中国红包带向印度

Hike Messenger公司CEO Sunil Bharti Mittal尊龙agHike Messenger公司CEO Sunil Bharti Mittal

Hike Messenger公司CEO Sunil Bharti Mittal

北京时间8月7日早间消息,作为全球计划的一部分,正在将红包功能推广至印度市场。

发红包是中国农历新年的习俗。去年,支付平台上发送的红包达到640亿个。在移动支付市场与蚂蚁金服的竞争中,这给带来了帮助。蚂蚁金服是中国在线支付的先驱。

目前,在线红包也开始在印度发展。位于印度德里、获得投资的Hike Messenger开始提供类似的 蓝包 功能,用于庆祝胡里节和排灯节等印度传统节日。

Hike创始人、印度电信业大亨苏尼尔 巴蒂 米塔尔之子凯文 巴蒂 米塔尔表示: 印度有许多节日季。技术已经做好准备,可以将线下行为转移至线上。

印度正成为中国科技巨头角力的竞技场。此前,阿里巴巴收购了印度数字支付和电商公司PayTM的部分股份。

PayTM是印度最大的虚拟钱包提供商,其移动钱包平台拥有超过2亿用户。米塔尔表示,Hike的应用下载量已达到1亿次,并瞄准了移动资金交易的增长。不过他没有透露,有多少用户使用该应用的转账服务。

米塔尔表示: PayTM到目前为止是领先者,但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,渗透率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 去年12月,印度政府宣布停止某些纸币的流通,推动了PayTM和类似服务的发展。

电信咨询公司Convergence Catalyst联合创始人杰安斯 克拉对Hike的1亿注册用户数据表示怀疑。Facebook旗下WhatsApp是印度最热门的移动消息服务,月用户数为2亿。目前,WhatsApp也试图开拓印度的数字支付业务。

此外,他也质疑 蓝包 项目能否吸引用户兴趣。他表示: 来自红包的经验在于,如何将传统文化习惯转移至移动平台。 他认为,Hike应当自主探索印度的文化习惯,而不是 山寨 来自中国的创意。

文化差异并不是中国科技公司在印度面临的唯一问题。印度的经济发展也要落后于它们熟悉的中国。印度的国内人均消费是中国的1/5,而中产阶级群体和互联网渗透率远小于中国。

Hike最初诞生自软银和巴蒂企业的合资公司,并吸引了和富士康的投资。去年8月,该公司融资1.75亿美元,估值达到14亿美元。

克拉表示,对来说,在印度投资Hike比自行发展更有前景。 Hike的创始人与印度最大电信运营商之一密切相关,这意味着已经一只脚跨进了印度的消息市场。